分卷阅读74(1/1)

    &&&&还去不去见季老了啊?”

    “好好好,我闭嘴。”钱洪用手在嘴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作为程我再问你一遍,你还想继续恢复记忆吗,这次时间会特别,而且不能中途打断。”医生顺便把手中的中国结理了理,然后继续问,“这次会把你所有的过去都想起来,你的大脑可能会因为突然解封的记忆而到疼痛,但是可以忍受的程度。所以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要继续去吗?”

    回忆中过去的他不同与现在的自己,他太狂妄了,恃才傲,十八岁被钱洪导演意外发现之前,他就是个普通小伙,上课睡觉课打篮球,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只是在死记背古诗词的时候才派得上用场,二十岁之后的自己在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后也会疼,这唯一且无用的优也被自己失去了。

    自己怎么会变成那样?

    吴止有一瞬间的退缩,但觉到手中的温,那是林玉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抬看到林玉,他一直在陪着自己,给自己力量,心中的动摇土崩瓦解,吴止突然天不怕地不怕了。

    “我要继续。”吴止的神是从未有过的定,他对着林玉笑了笑,转看着医生说,“我要看我失去的那两年记忆。”

    “何止两年啊,你失去的还有十八岁的那一年。”医生打开电脑,让蓝牙音响发车辆急刹车的声音,同时她还在吴止前猛烈摇晃着红的中国结,吴止睛一闭,又陷了睡眠。

    天才现那一刻所有人都会为他铺路,所以在他们所擅的领域,他们总会抱有天真的浪漫主义思想,接到的人都倾其所有地帮助他们,所以他们心地尤为善良,以至于说的真心话比普通人来更为伤人,他们言语中摧毁一个人的力量也更为大。

    照原计划要和季常对戏的吴止坐在小板凳上,突然被导演告知最后一场的双人对峙戏改成他一个人的单人独角戏。

    不应该啊,季常这么看重这戏,这能和他飙戏的重要机会季常应该不会错过才对吧。但导演都发话了,吴止也只好从小板凳上站起来,被化妆师拉去最后补妆,然后板一打,吴止刚才匆匆扫过的剧本节被他完演绎,丝毫看不这是前一分钟临时改的剧本。

    “这真的是天才啊,有这人的存在,难怪把季老打击成那样。”围在摄像机旁看吴止刚才表演的一个工作人员不小心说漏嘴,引起了吴止的注意。

    “季老怎么了?”吴止并不是所有时候都像昨天那样对季常放肆的,实在是季常那副说教的嘴脸他看不惯而已,气血方刚的少年郎怎么听得辈的教导,季常也不是他的什么人,怎么就对自己的未来指手画脚,十八岁的吴止被激怒然后吐狂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气氛变得奇怪起来,上一秒聚在一起的工作人员纷纷作鸟兽逃跑状,一走得一二净,只剩导演端坐在镜后观赏着刚才的画面。

    “导演?”吴止只能问钱洪导演了,导演一直很他,问导演准没错。

    钱洪假装没听见。

    “导演?导演导演导演……~”

    受不了吴止的泡,钱洪还是开了:“行吧,既然你想知,剧组完工了我带你去见他,你可不要后悔。”

    嘴上承诺着不会后悔的吴止在见到失魂落魄坐在病床上的季常后,到底还是后悔了。

    季常的女儿看见吴止来后发了疯地把他推了病房:“你给我去你这个凶手!”

    吴止只好站在门等钱洪导演来。

    “导演,季老他怎么了?”吴止看着钱洪导演来急忙问,“为什么那个女人说我是凶手?我没什么啊,季老不是我打的啊,我昨天一天都在剧组拍戏,拍完戏就回房间打游戏了,季老被打成那样不我事啊!”

    “被打?”钱洪疑惑地皱了眉,“他没被打啊。”

    “那他那个样……”

    钱洪责备地看了吴止一,还是说了实

    原来语言的威力这么大,能轻易把一个成年男摧毁,让他失去对梦想的,让他不能正常生活,能让昨天还风度翩翩的一个成功人士变成今天这样行尸走的半死人。吴止意识到是自己昨天无心的一句话让季常变成现在这样,然后他双一黑倒在地,醒来的时候时间才过了十分钟,但醒来之后的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我不知会这样的,我真的不知……”

    吴止羞得满脸通红,眶也被熏得冒心的悔恨让他痛苦不已,他打从心底里觉得季常所遭遇的所有伤痛都是因为他。

    “如果知季老会被打击成这样,还患上了失读症,我一定不会那么说的,季老这么演戏的一个人,这以后还怎么办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季甜差被被吴止悔恨委屈的样动到当场原谅他,但一想到就是这个男人把自己的父亲成这样,被貌迷惑的心又变得起来,她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吴止的床边,走的时候连门都没带上。

    吴止想补偿,但季甜却不准他靠近季常一步,最后别说病房门,连医院门都不准他。季常院后也被季甜关在家里不准外,吴止已经被小区保安列了黑名单,但凡察觉到他靠近,保安和大黑狗也会现在门

    他去找了钱洪导演,但钱洪导演也只是摇摇:“季常绪还不是太稳定,他一个半辈都为了演戏奉献的人,被你当着那么多人那样说,问题是他还真的听去了,他还有心梗的病,他女儿不准你去见他也是应该的。不过你也是,说话办事未免也太冲了,虽然说我能罩着你,但久以往也不能这样啊,这次你就当一个教训,好好反省吧。”

    吴止不但反省了,他还反省得特别彻底。

    他开始反思起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可能听者无意说者有心,最普通的词吴止都在怀疑这会不会给别人带来伤害,以至于他都不敢和旁人多说话,他害怕自己又会不小心释放天然的恶意。

    平凡并没有错,但仰仗自己的天赋而欺侮他人,应当被定义为第八宗罪,吴止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决心为此付代价。

    吴止私底找到了号称是中国最好的心理学家。

    “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医生边整理手边的资料边询问。

    吴止想了会儿,开:“我想赎罪。”

    ☆、坠落

    吴止骄傲、自满,但绝佳的天赋让他这些缺变成个,别人说自己演得好无人能替那是自大,吴止说自己天资聪慧独一无二那是对自己清醒的认知。客气是谦虚,明说是率直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