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1/1)

    &&&&个名符其实的级富二代以后,郑贺在综艺里说的话只有谦虚没有夸大,cp立以一百二十码速飙到第一,吴止好气哦,如果不是这个小曲,“武林”cp霸榜时间明明是两个星期的!

    有人喜有人愁,郑贺被追捧的同时森罗可是被骂惨了,郑贺级富二代份被证实了,他说的话就不可能有假,森罗这些年耀武扬威这么久,欺压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现在森罗掉到渊,现在不来踩一脚的话更待何时!

    对于那些弱小温顺的生,大分人都不免对其起怜之心,所以一旦事故现场现了这样的参与者,他们意识都会站在“受害者”这边。

    有些人为了获得关注,没见过森罗也声称被他欺压过,偏偏大家都还相信,拙劣的谎言只要轻轻一戳就会破,但正义的人们却不会多时间去看粉丝的澄清,他们被激起的怒火只有把森罗燃烧殆尽才会熄灭。

    森罗在外人面前耀武扬威,仗着太爷的为所为,但到了太爷面前又诚惶诚恐,怕这个晴不定的男人前一秒摸自己的脸后一秒就扬起了掌。

    他开通讯录,最后只拨通了吴止的手机号。

    “你的况我都了解了,不过帮你可以,但我得搞清楚他们说的事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吴止本就很闲,然后因为林玉变得柔的心也不介意帮助于困难中的人,何况森罗曾经还帮过他,这个恩他必须得还。

    “大多是真的,但都被营销号添油加醋了。”森罗张地缠绕着手指,他怕吴止因此就不帮他了,“我是欺负了他们,但绝对没有网上传的那样欺压他们!”

    “那传得最凶的那个,你目睹一个同公司的练习生被层在厕所猥亵,但却没有加以制止,而是选择无视,最后这个人留一封遗书,里面写了这件事,还说见死不救的你也是帮凶。我问你,这是真的吗?”

    “是。”

    “他和你的遭遇也很像啊,你就不同他吗?”

    森罗嘶哑着嗓:“同个p,老他妈被资本看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帮我,我凭什么同他!”

    “同公司好几个艺人和练习生都说你和层同合污,甚至会带新人去酒局,这是真的吗?”

    “……是。”

    人的劣在此刻表无遗,你遭遇不公后满心委屈痛斥天不仁,但你成为他人的主导者时,你看着那些和从前的你一样满怀枕却没有门的后辈时,你狠毒地想让他们也尝尝当初你所经历的一切,然后一边回想当年的屈辱一边向他们施压,看着他们沉沦,变成一个自己。因为懦弱而迁怒其他人,你永远恨着当初的自己,并且嫉妒着当初还天真的自己。

    “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森罗沉默了片刻,手在前不断地缠绕,中的光忽亮忽灭,吴止坐在他对面,耐心等待着。

    “我是带新人去酒局,很多也是层看上的人。”森罗低,语气却毋庸置疑,“但我保证,他们都是自愿的,我从没有过他们,他们只要说了一个‘不’字我都不会带他们去。他们还真是幸运啊,不像我,被得不行了才同意,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毕竟卖的越早,金主砸钱更多。”说完还自嘲地笑了一声。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吴止向前倾,以便更好听到森罗的需求,“你现在最想什么?”

    “最想什么?”森罗看似不经意地说,“我想念书,想完成未完成的学业,可以吗?”

    “当然可以。”

    在森罗不敢置信的,吴止拨通了电话,等他大包小包收拾好被吴止送上飞机以后,望着窗外正在穿越的层层白云,森罗这才有了真实

    他真的,要去读大学了。

    ☆、结束

    万向找上门来,这个男人一西装,一副青年才俊的样,但是因为匆忙赶来的微微气和藏不住的凶狠神暴了他现在急躁的心。

    “你把森罗藏到哪了?”了几气,意识到吴止背靠钱洪和郑贺,自己暂时是惹不起的,万向努力让自己的外表看上去平静。

    “怎么,你不去问问他的妈妈吗,你不是一向找不到森罗就去医院找他妈妈,威胁森罗和你在一起吗?”吴止靠在门框上冷笑一声,“真是作,如果不是森罗告诉我,我还真是看不你是这人面兽心的人。”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偷偷把他妈转移以此来威胁他跟你吗?”万向也不装了,冲吴止翻了一个白,“当初你主动找他要联络方式的时候我就知,你又不住见一个一个了,难怪潘封仪和你不久,所以人家选殷山才是理所当然的事。”

    万向误以为潘封仪是吴止的死,毕竟当初吴止那一掷千金的模样在他们富二代圈也不常见,更何况殷山这个新来的富二代也是他们圈里的香饽饽,竟然也和吴止一起抢潘封仪,潘封仪是个狠人,一直吊着两个人,今天和殷山去旅游在海潜泳,明天和吴止在世界最楼吃饭,上一秒听殷山准备带潘封仪去和父母柜,一秒就有记者拍到吴止和潘封仪在小区门接吻的照片。三人的纠葛一直是他们经常讨论的话题。

    吴止挑了挑眉,语气不善:“果然什么人看到什么形,你自己思想龌龊就别把我们也给脏了。”

    “那你怎么解释你对森罗的一切?”万向一个大步跨过来,想要抓住吴止的衣领,“你识相就最好把森罗给放了,你要呈凤公司哪个资源我都可以给你……”

    吴止侧退后一步,躲开了睛发红万向的动作:“我稀得你的资源?这几天寄给我选的剧本围起来可以绕小区一圈了你知吗!”

    “那你要什么?”凑近了看吴止才发现,万向发有,好几个地方有小发梢翘起来,睛发红眶青黑,还有微微冒的胡渣,衣服上也有很多褶皱,看样似乎一夜没睡。

    “我要你离开他。”

    “你有病啊!”

    “你知森罗是怎么看你的吗?”吴止皱眉,“他说你是他的噩梦,你用他母亲住院的额费用威胁他和你在一起,一起以后又把他推去和别人在一起任别人欺负他。他一开始以为你喜他,结果却发现你一直在玩他,说你心晴不定,你把他推给变态然后第二天又把那变态打一顿,他逃过,但失败了,之后就被你抓回来关在屋里打。他都不敢在你面前说话,生怕哪句话让你不开心了,因为他莫名被你扇掌的次数可不少。”

    “所以,万向,你才有病吧。”吴止诚恳建议,“我认识一个特别厉害的心理医生,我把她介绍给你?”

    “这是我和他的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