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1/1)

    &&&&给予丈夫的不只有永远不愁的资金,更有用钱都换不来的各资源和特待。

    吴止现在的地位和成就,都是用钱权利一一滴堆来的,他是有天赋有实力有实绩,但真正让他立于不败之地的则是背后的资本。

    现在哪个大红的明星不是背后资本的筹码,你再有实力,没有人捧,也是个废,是块糊不上墙的烂泥,你所有的努力在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效果,平台才是决定你现阶段最直接的要素。

    其实看了那些言论吴止也没有多惊讶,他一直也是这么想的,之前当偶像时只不过力量太弱小,发声也得不到重视罢了,或者大家都看清,只有他傻傻地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然后说来。

    照嘱咐,吴止来到心理医生这里复查,医生用好几个机给他测,然后又拿很多表格给他填,几个小时过去,吴止吃完的早饭都已经消化完毕,一看钟,都午一了,耐着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坐着,偷偷吃了两个医生放在橱里的面包,净嘴才等到医生给他送来结果。

    “你恢复得很好,以后不用来我这了,我给你开一些稳定绪的药,吃完一个疗程就好了。”医生坐在座位上对吴止微笑,“账单我待会儿发电版给你,你确定无误就直接转账吧。”

    拿好药回到家,吴止微信接到一个excel表格,略翻了一,发现有个其他费用24元,吴止截了个屏,发了“???”过去,医生回了一个面无表的笑脸:“你刚才偷吃我的巧克力面包酥,跑费我都没和你算呢,原价卖你了。”

    吴止:……真小气。

    “对了,你介绍过来的周泉况不太好,他看似合但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而且没有你的话他来都不来,就在微信里和我打太极。”医生发了个无奈的表,“他现在只靠暂时释放记忆放松大脑,但治标不治本啊,如果要治好必须得他合才行,我这没办法了,你问问他吧。”

    “不了,我带他去看你就已经尽了我的责任,现在他这样也不是我的错,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再和他闹误会。”

    吴止恢复记忆后才发现周泉竟然一直在骗他,也确定了周泉对他的,虽然他对周泉很同,但这并没有让他有原谅周泉的想法。

    “以后他的事就不要找我了,他是你的病人,治不治得好是你们俩的事,与我无关。”

    “行。”

    刚结束和医生的谈话,木音翰的微信通话就过来了,接通以后木音翰劈盖脸罕见的大嗓门吼一句话:“不好了吴哥,贤要退圈!”

    郑眉贤没有骗过他,反而在他失忆的时候帮了他许多,况且也是他把她带到中国来的,他对她有特殊的责任。

    “别急,你们现在在哪,我上赶过去。”

    吴止赶来的时候木音翰像条被遗弃的小狗坐在地板上,虽然面是瑜伽垫,但足以见他现在气压有多低。

    “吴止你来了啊,”郑眉贤听见声响从房间里来,“你先自己坐会儿,我收拾完行李再来招待你。”

    “听说你要退圈?”吴止没听她的话,走到她的面前说自己此行的目的,“发生什么了,你怎么突然这个决定?”

    “对啊,我要离开娱乐圈了,回国读书,然后导师会把我安排秘密研究所,”郑眉贤把被台上穿堂风起的发挽到耳后,温柔地看着吴止,“以后我们可能再也没有办法见面了,但你要记得,我一直你。”

    看到郑眉贤的神,吴止知她不会改变主意了。

    吴止惆怅地笑了,然后伸手抱住了她:“我也是。”

    “你们怎么突然抱住了?这事不突然吗,吴哥你怎么这么快就接受了?”木音翰从瑜伽垫上起来。

    吴止叹了气:“其实我们说好了,一切以学业为准,眉贤什么时候觉得到时候回去念书就回去,我来只是怕她遇到什么困难,但如果是她自己的决定的话,抱歉,我改变不了。”

    木音翰气得跺了一脚:“怎么这样,我为什么什么都不知!”

    郑眉贤走过去摸了摸木音翰的:“这有什么区别啊,我不过是从娱乐圈换到了学术圈,你如果有空也可以来国找我玩啊,我有假也会来中国找你的,这和我们在娱乐圈的时候不一样嘛。”

    但不郑眉贤怎么解释,木音翰还是很生气,和吴止一起送她去机场的时候也气鼓鼓的一句话也不说。

    “你真的不和我说话了吗?我就要走了哦。”郑眉贤逗木音翰,“之后你就不能面对面和我说一句话了哦~”

    “你骗人,微信支持视频的!”

    “哈哈哈,行,你和我说话了,我心愿了了,那么,再见了,各位。”郑眉贤冲木音翰和吴止挥手告别,两人也站在安检门冲她挥手。

    前一天晚上郑眉贤和吴止聊了很久,两人还喝了酒,然后被木音翰一个拖去主房一个拖去客房,累的小孩半死。

    “吴止你是个好人。”郑眉贤睛亮亮的,“好人什么都不用怕。”

    木音翰把她的脸推开,面无表地说:“我不是吴止。”

    飞机上郑眉贤看着窗外的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所经历的所有并不都是快乐的,那些令郑眉贤夜晚辗转反侧的痛苦被她借机通过表演抒发来,呈现给世人,那些黑暗的扭曲的刺痛了观众的神经,让他们愤怒,让他们反思,让他们把这些与自己的现实联系到一起,然后被到文学的角度,让郑眉贤惊讶到曾经那些让自己痛苦的经历也能变成艺术的一分,夜晚的噩梦也在橱柜里奖杯的闪光中变得不再那么恐怖。

    她迫不及待地偿还他人对她所有的善意,她照吴止那样去敞开心房,却还是失败了,噩梦像冷的毒蛇一样缠绕着她,她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摆脱过去,也许十年,也许余生,这没有办法,伤总是好得慢。

    吴止不能永远带她走去,木音翰也有自己的生活,她也有自己想的事,任何人都是独立的个行捆绑是最坏的一选择,她智商这么,怎么会选错误选项呢,只是可惜,她想知,木音翰和吴止他们最后到底会怎么样。

    要说吴止不喜木音翰那是不可能的。

    谁会不喜呢,他不会伤害你,他只会看着你的睛笑。

    即使在世界末日,这个孩也是新的开始。

    他特别天真,在吴止和他一起拍戏的时候,木音翰生平第一次期待看到恶毒的评论,这样他就有理由找吴止去要安了。

    吴止知这件事以后也哭笑不得。

    但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吴止单方面的付,不是说木音翰故意这样,而是吴止什么都不和他说,木音翰很生气,后来又到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