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骇人chunse(1/1)

    李落吃了一惊,急忙扶素娘,素娘的,带着轻微却又急促的颤抖,脸上血尽失,只是一双睛却好像能冒火来,连连。

    素娘挣扎着从李落手站了来,妖媚一笑:“诸葛公险些摔着人家了。”

    语调虽然柔媚骨,但还算平常,只是话言词和此刻神太过异样,与平日所见的素娘简直判若两人。

    李落心知有异,素娘这样奇怪莫非是了毒,不过谁会给一个山野村妇毒。

    李落心微微一动,探手抓向素娘脉门。

    素娘咯咯一笑,跑了去,绕开门的李落,坐在地上李落铺好的草上,笑嘻嘻的望着李落。

    李落愣了愣神,此刻的素娘好似醉酒之后,双有些迷离,不过又有些不一样,并没有东倒西歪的醉态,只是神智有些恍惚,端是诡异。

    素娘拍了拍旁的草,媚声说:“诸葛公,过来坐啊。”

    李落看着草上恍若无骨的素娘,眉轻皱,此时此地,孤男寡女同一室,再加上素娘这般模样,倘若被人撞见,黄河也洗不清了。

    “过来呀,怕我吃了你么?”素娘掩笑来,神要多魅惑就有多魅惑。

    素娘这个大异往日的模样着实古怪,李落不好置之不理,只得应声坐了来,不过并未坐到素娘侧,而是离得稍稍远些,和声问:“素娘,如此夜造访,不知可有什么事?”

    素娘嗔怪的白了李落一:“你嘛离我那么远,坐近些。”

    不等李落回言,素娘一条小蛇一般游了过来,靠向李落肩。李落神不变,轻轻托住素娘,没有让素娘在自己上靠实了。

    素娘樱微张,在李落耳旁着气,呢喃低语:“诸葛公,你离家这么久了,不寂寞么?”

    声音带着奇异的直窜李落心肺之,仿佛能将李落化在其。

    素娘吐气如兰,说话间有一奇异的香味,分外能撩动人的心思,平日和素娘相时绝无这样旖旎的香气。

    “还好,时常在外也算习惯了。”

    “是么,诸葛公忍心让家妻独守空房么?”素娘带着颤嗲的腔调问

    “素娘怎知我已经成亲了?”

    “没有么?嘻嘻,诸葛公一表人才,家有很富足,谁家女儿家不愿嫁给你呢。”素娘言辞越来越骨,几乎已是在挑逗李落。

    李落摸了摸脸颊,易容之后的脸或许算的上五官端正,但离一表人才还差了些,素娘如此,绝非是因为李落此刻的相貌。

    李落没有回答,岔言问:“沫儿呢?”

    李落原想借沫儿醒素娘,哪知素娘风的嫣然一笑,低声说:“沫儿睡啦,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哦,天不早了,素娘也早些休息……”

    “死人。”素娘嗔怒的拍了一李落肩,柔声说,“家是怕公一个人寂寞,特意来陪陪你,你怎么这般不识趣。”

    李落眉大皱,容颜稍显冷,沉声说:“素娘,你我萍相逢,素娘这般说话,岂不是有辱名节。”

    素娘似乎没有察觉李落话语的冷意,笑嘻嘻的说:“萍相逢才是有缘啊,茫茫红尘,为什么偏偏是诸葛公来我这里落脚呢,嘻嘻,看来是月老有意,郎君还要这样绝么?”

    李落拂开素娘摸向自己脸庞的素手,眉锁,素娘这个模样太过异常,只是一时之间还无法断定是了毒或是怎样,闻言沉声喝:“素娘,还请自重。”

    “嘻嘻,家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自重不自重的。”素娘垂目光,一副女儿家的羞姿态。

    “素娘即便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也要想想沫儿。

    素娘用心良苦,沫儿乖巧听话,如果传这样的名声,沫儿日后该如何自!”李落皱眉喝

    素娘听到李落严词呵斥,闪过一丝明亮,只可惜转瞬间就被烈火烧的净净。

    几乎是带着一丝祈求的意味,凄凉哀求的媚声说:“家也是女人啊,平日里没有人陪,难郎君就不可怜可怜家么?

    宵苦短,家只求一夜良宵,又不要郎君怎样,温存片刻也就是了,你就当我是妇不好么?”

    李落而,眉梢带着寒意,沉声叱:“你我不同,我并非素娘所想之人,素娘也并非风尘女,此话休提,请自便。”

    说罢,李落转拉开柴房房门,回望向素娘。

    只是一望之,李落不由自主的倒了一寒气,素娘竟然自行宽衣解带,酥,白若羊脂,其上有一层妖异的红

    :“是了,郎君一定是嫌家生的丑,不过家的好看的很呢,不信的话郎君来摸摸看。”

    李落一怔,双目一寒,一时没有避开目光。

    地上的素娘已经轻轻蠕动来,带一片片白红相见的魅兮兮,双罩上了一层雾,凄迷诱惑,更带着切的期盼,樱微张,仿佛在不停的呼唤李落。

    数息,李落未动,素娘的声变成了阵阵,一只手着自己的膛,衣衫摆也撩了来,两条雪白修的玉缠在一。

    此此景,一呼一,无一不在呼唤着李落或是哪怕随意一个可填补素娘此刻空虚的人。

    “郎君,家的好看么?来呀。”素娘低声呢喃

    这布麻衣之果然是一副动人心魄的胴,玲珑有致,更可怖的是此刻上还散发着阵阵勾魂摄魄的异芒。

    柴房房门开着,寒风窜屋,烛光摇曳,更添旖旎。

    满屋,不觉得初寒峭,反而让人燥,火焚

    随着素娘的轻颤蠕动,这香味愈加郁来,挑拨着丹田之的邪火。

    如果是任一个正常男,只怕都难以抵御如此妖艳骇人的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