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有故事的人(1/1)

    木归迎了上去,使团众人之前以两人一当先,一个穿盔甲,不怒而威,来人正是淳亲王李承烨。

    另一人着便装,面轻笑,仪表不凡,自然是慧王李玄泽。

    李玄泽一店就引得李落多看了一,倒不是因为李玄泽如何,而是李玄泽的这匹骏,正是当年李落从西戎得来的雪云踏月,几番周折,没想到最后竟落在了慧王手。

    木归,跪倒一礼,沉声喝:“末将木归,恭迎王爷,慧王殿大驾。”

    李承烨颔首一礼,温颜笑:“木将军免礼,戎装在,不必拘礼。”

    “是,属遵令。”木归站在一旁,先称末将,再论属,先公后私,礼数分毫不差。

    “木将军辛苦了,让营将士在外等候,本王不安呐。”李玄泽朗声笑

    “王爷言重了,末将已在营备好营帐,请王爷和诸位大人营歇息。”

    李玄泽看了李承烨一,笑:“皇叔,北府是你的地盘,小侄听皇叔的。”

    李承烨哈哈一笑:“好,那咱们就走吧,奔波一路也该稍事歇息,营再说。”说罢一挥鞭,缓缓走了过去。

    李玄泽跟上前去,路过木归时和颜一笑:“木将军,你也上吧,随本王和皇叔一走。”

    木归微微一怔,应了一声,翻

    李承烨刚到街心,龙象营将士齐声喝:“大将军威武!”

    声音很响,激了不远山坡上的野鸟,一群群飞到了别

    李承烨挥了挥手,朗声大笑,神极是意气风发。

    不过这也不为怪,定北军是李承烨的心血所在,龙象营更是定北军锐,如此军威,怎能不让李承烨大

    一行人浩浩的穿过歇店向军营走去,气势十足。

    除了李承烨和李玄泽二人,朝也派了些悉合纵连横之的官吏,不过此时都很识趣的没有抢李承烨和李玄泽的风,跟在两人后,不苟言笑,看来显得很矜持。

    人群有一个人让李落甚为意外,少师太叔闲愁也在其。

    李落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少师为何会来北府。

    一群人穿过歇店就了半个时辰,不说其他,大甘朝廷的确对此次与蒙厥通商一事极为重视,只是不知蒙厥会是怎样的反应。

    木归离去之前,回看了一,茶棚素娘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李落一个人。

    李落似乎对这些常人难得一见的权臣贵族没什么兴趣,低着桌上被战扬的灰尘,清清淡淡。

    木归有些惊讶,不过没有余暇多想,朝廷来人才是要。

    大甘使团到了一川的第二天,钱义和应峰悄悄返回了歇店。

    素娘看到多日未见的李落同伴,视若无睹,果然如她所说,李落的事不闻不问。

    晚膳时分,素娘没有吝啬,买了些奇的还有一坛酒。

    这顿饭菜是素娘和沫儿一年里少有的好饭菜,沫儿吃的津津有味。

    李落和钱义几人吃了几便没有再动筷,神平和的看着沫儿将腮帮的鼓鼓的。

    吃完饭,素娘早早打发沫儿回屋睡觉,钱义和应峰不等素娘动手,收拾桌上的碗筷。

    素娘也不客,没有多说,少见的没有了往日没心没肺的样,静静的看着李落。

    素娘这个神让李落有些不甚自在,轻咳一声,刚要说话,就听素娘截:“你要走了?”

    “嗯。”

    “什么时候?”

    “明天一早。”

    素娘淡淡说:“这么匆忙。”

    “叨扰素娘时久,也该走了。”李落从怀掏一些碎银,和声说,“这是房钱,请素娘收。”

    素娘看了一桌上的银,便没有再看,清冷说:“你果然不是个商人。”

    李落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你的事我不问,但有一件,那晚在柴房发生的事不许说给别人听。”

    李落嗯了一声,应了来,叹息一声,劝解:“素娘,木将军对你实有义,不用我说想必你也能看得来,既然这样孤单一人,不如给木将军一个机会。”

    “义?你怎知他不是个薄寡义之辈。”素娘冷声说

    “时过境迁,是人非,往日的事只是黄粱一梦,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

    素娘神微微一变,双目一冷,低叱:“你知什么!”

    李落没有声,平静的看着素娘。

    素娘的冷越来越,寒声说:“我倒忘了你来历不凡,也许是大甘显赫家的公少爷,哼,还是那句话,莫闲事。”

    “素娘怎知我就是家?”

    “哼,明人里容不,我自己得的病心里有数,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有人可以单凭力就能压制的住,诸葛公手段明,年纪轻轻就有这样了不得的功夫,如果不是大家,哪又会是怎样?

    这些你所说的族弟兄都是你的护卫吧,好大的排场。”

    “素娘既然怀疑我的来历,为何不报官?”

    “报官?”素娘耻笑一声,“报官有什么用,最多些银也就了事了,再说我也不想别人的闲事。”

    “可是,我却想你的事。”李落静静说

    素娘怒一闪,喝:“你究竟想怎样?”

    “有些人如果没有旁人理会,慢慢的会被人遗忘,我只是不希望这个人是你。”

    素娘一怔,一阵伏,脸上的戾气渐渐郁来,与平时判若两人。

    “我是个有故事的人,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那么沫儿也该是个有故事的孩。”

    “你究竟是谁?”素娘一字一句的缓缓问,手握在一,除了震惊还多了一分杀意。

    “忘忧散并非天绝毒,有解药的。”

    素娘脸大变,猛然站来,没有想跑开,而是先望了一里屋,此时此刻只是担忧沫儿的安危。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