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7(2/2)

    说罢,他又啃了一口鸭梨,双腿勾着树枝吱呀吱呀地晃荡,也不知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他是如何咽下梨汁的。

    “好身手!”李思心中暗暗一赞。

    “你们是谁?”绸衣小孩拿着大鸭梨在衣襟上随意地擦了擦,随即一口咬下,汁水乱溅。

    沿着青石街复行十余里,浮华散尽,一座清幽典雅的小镇呈现眼前。

    “是又如何?”正说着,小孩双腿一松,稳稳地落在他的马背上,随即双腿一夹马腹,大声道,“快走!许家的泼辣妹子要追上来啦!”

    东风依旧,四月芳菲,繁华富庶的长安城内外,所有流浪的候鸟都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归宿,从此,岁月静好。

    “贺大人,您又走错了!这不是去太史局的方向!”

    山涧水旁,白衣僧人与青衣女道不经意间相逢,各自一笑,无悲无喜。

    “公子!您没事儿吧?”

    原来,这位锦衣公子正是七岁便登基的少年皇帝,李思。

    “嗯,回家。”李心玉笑着将自己的手交到他掌心。

    正说着,巷子里的民舍中忽的传来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嗓音,恼怒道:“裴士微!你又来偷我家的梨啦!”

    话音刚落,便听见拐角的巷子里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杏色绸衣的小孩也看见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一行人,不禁一怔,顺手从树上摘了个大鸭梨,随即双腿绞着粗大的树枝,来了个倒挂金钩,像只小蝙蝠似的倒挂在树上,一张小脸与马背上的李思只有一寸之隔。

    李思忽的瞪大眼,随即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来:“你姓裴?”

    话还未说完,那绸衣小孩便打断他道:“你探亲的架势挺大的,裴家好像没有你这样大排场的亲戚。”

    李思还未反应过来,马匹便撒着蹄子狂奔了出去,身后一群侍从悚然大惊,纷纷高呼追赶道:“陛……公子!慢些!慢些!”

    金陵古都,有着不输于长安城的热闹和富庶。

    一条小小的身影猛地从巷口冲出,踏着旁边的沙袋跃上墙头,如猫般在墙檐上疾行,灵巧地攀上路旁的一棵大梨树。

    唰——

    平整的青石路旁,白墙黛瓦高楼林立,高高悬挂的八角琉璃灯装点着六朝金粉如梦。河水蜿蜒淌过,琵琶女的歌声沉浮,天空被夕阳燃成艳丽的胭脂色,空气中仿佛还弥漫着脂粉的甜香。

    小孩一点也不胆怯,从马背上跳下来,笑得满身的灵气,“多谢了,毕公子。”

    李思小小地惊讶了一番。只见面前的小孩五官精致,眉目生得十分英气生动,透着狡黠的光。

    骏马撒开蹄子跑了几十丈远才被制住,李思的手掌心都被马缰绳勒得发红了,偏生裴士微还在马背上笑得打跌。

    被称作主人的少年一身乌紫色的窄袖袍子,生得面如冠玉,清秀的眉眼里满是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他点了点头,朝身后的侍从道:“去打听打听,长安迁移至此的裴家宅邸在何处。”

    崇山峻岭,长路漫漫,一间茶馆草庐,素衣的蒙面女子手持长剑跨在马背上,朝身旁一位阴柔的黑衣男子淡然说道。

    李思不怒反笑,用马鞭抵着鼻尖低笑出声,“驳得好,驳得好。”

    但李思不敢确定,只试探道:“小友,你好。我等是远道而来探亲的,不知裴家府邸该如何走?”

    小孩很警惕,眯着眼睛道:“奇怪了,你问路便问路,还管我姓甚名谁?”

    不知为何,这小孩给李思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尤其是他欢脱的言行和那双灵动的眼睛,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尊贵的女子如此相像。

    那从巷子里冲出来的孩子约莫七、八岁,手脚修长,穿着一身杏色暗纹绸衣,像是体面人家的小公子。只不过这布料极佳的衣裳下摆被他胡乱地扎在腰间,袖口挽至手臂,发髻歪歪地束着,如此不修边幅,又不大像个体面人家的小公子了。

    “星罗,该启程了。”

    狭长的宫道上,朱红阑衫的小郎君快步跑上前,拉住懵懵懂懂的贺知秋,将他的身姿扳了个方向,“您这边。”

    一开口,竟是标准的北方官话。

    两人手牵着手走过长廊,迈下台阶,走出宫墙,将庄严肃穆的宫殿抛诸脑后,唯有一黑一红两道相依的身姿,在春日的阳光下定格成一道永恒的剪影。

    这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得急促,侍从们不禁严阵以待,纷纷拔剑将锦衣少年护在最中心,沉声道:“陛下当心!”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周围都是带着江南特有口音的娇声软语,几位面目严肃的黑衣家奴策马慢行,对前头一匹白马上的锦衣少年道:“主人,长宁镇到了。”

    侍从哗啦啦策马追来,又怒目圆睁,将那恶作剧的绸衣小孩团团围住。

    这小家伙伶俐得很,越发给人一种亲近之感。李思温和一笑,说:“你叫什么名字?”

    李思自小身居高位,不习惯于旁人挨得如此亲近,便悄声勒起马缰,朝后退了半步,拉开距离。

    第73章 番外 士微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