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过去(1/2)

    【】关文贤看着前不知所措的罗逸凡,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往警局里走了去。罗逸凡没有迟疑太久,赶跟在关文贤警局。关文贤一路直迢迢的就往罗逸凡的office走,不等罗逸凡招呼他,逕自拉了张椅坐到他的写字桌前。「uncle,你怎么来了?都已经这么晚了…」罗逸凡到自己的office,站在关文贤面前却不敢坐。「eddie,我刚看阿梅好像是哭着跑去的,看来,她是跟你谈僵了吧?」关文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先问起了方愫梅。「uncle,我…」罗逸凡又辞穷了。他一是不知该怎么形容刚刚跟方愫梅之间的谈话,二是觉得这事怎可在关文贤面前开?「eddie,我知你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但我也猜的到,你应该是拒绝她的了吧?」罗逸凡一听,脸颊不禁红了起来。「uncle,我…我是真的不知…」罗逸凡没想到关文贤更直接,这他更觉得手足无措。「eddie,你该知我不只把你当作我的属,应该可以说都像是我儿了,所以看你这样畏畏缩缩的,我想我应该要面好好说说你。」关文贤挥挥手,显然不接受他这样的语无次。「uncle,我…」罗逸凡不明白关文贤所说的”畏畏缩缩”指的到底是什么,但被他训斥也是应该的。「eddie,我很激你一直努力想要把小涵救回来,可是我今天来也是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恐怕这一切都要事与愿违了…」关文贤本来平静却有严肃的语气,说到这里逐渐转为叹息。「uncle,你怎么这么说?我一定会努力…」罗逸凡讶异着关文贤说这样的话,突然想起方愫梅所说的:说不定他早就知?「我不久前去拜访了一位老朋友,是他告诉我的,我想可信度很。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要亲告诉你。」关文贤语气中充满叹,神掩不住的失落。「不,uncle,请你相信我,只要再给我一时间…」虽然关文贤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但被关文贤亲告知要自己放弃,简直是比痛骂他还糟。「eddie,我本来只是想来看看你,单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但却先看到阿梅从你这里哭着跑了去,或许,这也是天意吧…」关文贤说着,又缓缓地抬起了。「uncle,你愈说我愈听不明白了…甚么天意?」罗逸凡满脸的疑惑不假。「我接来要说的事,你可得仔细听了,因为这可能关係到你自己未来的人生,你得好好的面对。」关文贤转看着罗逸凡,神相当定。看着关文贤严肃的神,罗逸凡不自觉的握了手中的钢笔盖…「我刚才说,我去拜访了一位老朋友…」关文贤看向前方,开始描述着他坐着黑私家轿车,一路前往那幢位在山上的豪宅。那幢豪宅的位置他还有印象,只是多年未曾踏足此地,竟也已经忘了它原来是如此宽阔奢华,所以当他车看到那扇实木大门时,还是忍不住觉得惊叹。「uncle,你的老朋友该不会是…?」罗逸凡听着他的描述,还有那间宅院的位置,照他的推断应该是…「eddie,幸好你的锐度还是很,但有时候似乎不太灵光,呵呵。」关文贤看了罗逸凡一,轻笑声。「uncle,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去那里?太危险了。」罗逸凡搞不懂关文贤这句话的意思,可显然他的联想是对的,关文贤独自去拜访的那位老朋友,就是人称香港黑帮教父,宋威。「不要的,过去我和他也常常面对面的喝茶聊天。」关文贤摆摆手,带着微笑又继续说去。他宋家大宅后,被人一路领到了可以俯瞰港湾全景的后园,室外园座位上,已经可以看到宋威的背影…一如印象中的大,态仍保养得宜。「关sir,难得你退休之后,还会想到我这里来坐坐。」关文贤走到宋威旁的空位置上,看着他仍是英的侧脸,增添几许岁月的痕跡。「退休以后,本来就是该四拜访拜访老朋友,否则一个人老在家里待着,多无聊。」关文贤说着,旁边佣人上前为他拉开椅、斟茶倒。「去多拿些心来,我这个老朋友难得来一趟,得好好聊聊。」宋威微微撇对着佣人吩咐。「以前叫你大威,这一转也到了叫你威爷的年纪了,只是看来你还没收手,是不是有些劳碌命了?」关文贤说着便笑了来。「我早就放给儿去拚,没有那么苦命。」宋威不是没听来他语气中那几许的挖苦,只是觉得两人都这把年纪了,没必要争这些。「我今天来,其实只是想简单说几话,向你讨人而已。」关文贤话锋一转,侧看着宋威。「唷?关sir,我这屋里就这么些人,你看是要园丁、厨、佣人还是保鑣,派个人来说一声就好,何必亲自走这一趟?」宋威也转看着他,但语气和神却尽显戏謔。「我还用不着别人伺候着,也不敢劳烦你家里的人,只是要你把我家里的人送回来,我自己照顾着比较放心。」关文贤直说今天来访的目的。「关sir,我早已不江湖事,如果是找我要人,恐怕我也只剩帮你打电话问我儿的本事。」宋威轻笑声。「我说的人,不是我的大女儿…」关文贤的气突然严肃起来。宋威被他的话、还有他里的不妥协给糊涂了…难…这么多年来一直藏着的祕密,终究是被他挖了来?

    「现在不你找我要谁,所有的事我也得问阿龙。」宋威过了一会才开,但见他意识地闪避自己的神,关文贤就明白了。「看来,你早就知这件事,只是你依然是你,永远算计着边所有的人,连亲生儿也只是一颗棋。」关文贤冷冷的说。「你没资格教训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用,连心的女人都留不住。」宋威虽没有动怒,可心里这个结,他一直忍着不想打开,只怕今日来者不善,势必要面对两人的过去。「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只顾着江山,却把声声说心的女人给拋在一旁了?」关文贤说着,脑海里浮了一个女人的影,是他今天来此的原因。这个秘密的源,就是一个叫李芬的女人,有着灵气大媚脸庞,个却非一般女那样唯唯诺诺;这个女人,也是关文贤的初恋人。李家本是普通人家,让小女儿跟着家清白的关文贤也算的上门当对,所以他们之间的,一路以来都受李家二老的默许,关文贤也一直视李芬为自己未过门的妻。他满载着这从未说的承诺,想着男人就得先为另一半结好一张牢固的网,才有资格提共结连理的要求,便认真地考取香港皇家警察,期盼靠着自己努力工作,总有机会升迁到一个能风光向李芬求婚的职衔。只可惜,他心里的蓝图虽好,却未顾及到李芬的个:她本就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人,对于自己的终大事,是有一自己的想法,不愿意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轻易付自己的人生;她所期盼的与婚姻,是一个跟心的人一起努力、一起尝尽所有酸甜苦辣,终能不离不弃,白到老那轰轰烈烈、结满累累果实的。这想法让当时的关文贤百思不得其解,定地认为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才让李芬才有挑剔他的空间,反而越发投在工作中。如此恶循环去,连李芬有天不小心在街上撞上一个英俊大的陌生人,从此开了联系,关文贤也毫不知。这个陌生人是从上海来的,除了有相当引人的外貌,还有李芬从未接过的旧时代的气质;而他所诉说的那些上海滩风华、想在香港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上海滩的野心,都让李芬界顿开,听的是津津有味、心嚮神往。关文贤、李家二老都没有料到,这个叫宋威的陌生人就此驻李芬的生活中,搅起了让往后所有一切全都风云变的风波:先是李芬慢慢的疏远了关文贤,埋首于工作的关文贤全然未察;再来是李芬决不同意任何上门的婚事(当然也包括关文贤的),最后的结局是她与宋威相约私奔,让李家蒙羞、而与她断绝关係,当然也无言的结束了与关文贤之间那平淡却纯真的。李芬未留隻字片语就走,让关文贤只能带着这一切的不知所措、不明就里,乖乖地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婚事。所幸,他本就不是会无端迁怒的个,再加上妻确实相当丽温柔,让他们在相敬如宾的婚姻当中,慢慢的投,也有了的结晶,这一切都是关文贤向来期盼着的稳定人生。兴许是老天爷突然发现似乎欠他一个代,竟然在一次例行的任务当中,让他再度遇到了李芬!她虽貌如昔,但眉宇之间那说不的酸楚,却连她一丽的华服都掩盖不住…李芬讶异他俩多年后的重逢,大方的和他攀谈起来,并没有因为当初自己的不告而别而选择与他形同陌路,言谈中充满了这些年来的风霜与迫于现实的老练。关文贤再度与初恋人联系,于于理都不合适,但李芬总让他產生无法抑制的怜悯:她中的宋威总是成天不见人影,边却永远围绕着成堆的人,更多是女人,只留豪华却相当空虚的衣住行,与她永远记不得、也不想记得的眾多佣人供她差遣、照顾她和儿的起居。有一天,两人就这么聊着,也许多喝了几杯,李芬突然在他面前潸然泪,诉说着她所追求的,终究是对不起他的付、父母的期待等等,成串的泪珠滴在了她要价不斐的旗袍上,也滴了关文贤的心里;那一夜,他们都没有回家…老天爷终究是太看得起他,以为他可以从这一夜愉里醒悟李芬从未给过他的代,所以又让他再度面对她的离去,怎么找都遍寻不得的那错愕…关文贤已没有当初被她拋弃的愤慨,仍不免觉得叹,也会在夜人静的时候悠悠想起,最终只看的见宋威和他的黑社会,未再见过李芬。「我真没想到,一向正直又公正的关sir,竟然也会私会别人的妻,若不是你把持不住,何以让芬就此抑鬱而终?」宋威冷冷瞪了关文贤一。「抑鬱而终?」从那一夜之后就断了音讯,关文贤当然不知李芬后来发生的事。原来,李芬虽怨懟宋威整天在外,但毕竟是自己选择的对象,对他也并不是不的;更何况,当时宋奕龙已经生,李芬每天看着与丈夫如此相像的儿,只能默默吞因为一时的弱,珠胎暗结的痛苦…在宋思寧生后没几年,李芬的健康像是再也扛不住这个秘密般的急转直,直到她油尽灯枯那一天,李芬才对宋威吐,并以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来要胁,宋威必须待这个女儿如己,才嚥了最后一气。只是,李芬怎可能想到,最初她因为不想再打扰关文贤幸福满的人生,选择对他保密,甚至迫着宋威必须答应不能对关文贤吐半句,却因为宋思寧差救了罗逸凡,而再度悄悄关文贤的人生里…罗逸凡目瞪呆的看着关文贤,完全不晓得该说甚么;他怎么会想到最后是因为自己,才揭了宋思寧本就不该姓宋的事实。「eddie,uncle刚才说你有时候不太灵光也是这样,当初听阿梅说你和寧寧在某个大排档吃饭的时候,连我都想到了,你怎么就没猜到寧寧跟青龙会的关係呢…」关文贤不禁调侃罗逸凡。罗逸凡这才回想了一:自己本就知人称老七的青龙会大佬退江湖,当了大排档厨这件事;那时只顾着听寧寧喊七叔,当满心满的只有她,四周的人事全拋脑后了,还怎么能联想她跟青龙会的关係?「uncle,你在那里见到寧寧了吗?」罗逸凡突然想到似的,急了起来。「唉,我只能说宋威这老贼也算自吞苦果,光顾着自己的江山,但看来终究是儿也不听他的、女儿也不亲近他…我听他说丝毫不知寧寧的去向,看来应该不假。」关文贤叹了一气,虽嘲笑着宋威,却难掩落寞。「uncle,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这么没用,也不会连累了小涵、你,甚至是寧寧…」罗逸凡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懊恼的摀住了脸。关文贤看着他没有说话。他默默的注视着罗逸凡的痛苦,心中暗暗有了自己的决定…「eddie,uncle把这件事告诉你,你有什么想法吗?」关文贤了一气,看着他的沮丧神便猜到一二,但毕竟也是他说要照顾关若涵一生一世的,总得先确认他的心意。「uncle,我真恨自己当初说那些伤害寧寧的话,我一心只想着她是宋奕龙的妹妹,就不肯接受她,哪怕…哪怕她都已经向我坦白,我只是顾着怨恨她姓宋…其实,自从她不再跟我联络以后,我…我其实…其实是一直很想念她的…」罗逸凡说的心里酸楚,神还是盯着手中的钢笔盖。「你应该是很喜她吧?那小涵怎么办?」关文贤从他隻字未提到关若涵的回答就已经猜到,也希望他把话说清楚。「uncle,小涵…我对小涵…是有过慕…但…我却是…却是真心…只想到寧寧…」罗逸凡说着说着就低,这时那怕关文贤要对他千刀万剐,那也是他该承受的。「你自己想清楚就好,我说了,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关係着你的人生,你刚刚始终不愿意对阿梅说清楚,我就当你是一时糊涂,但现在你总该要好好面对了。」关文贤正看着他。「嗯…可是uncle,小涵的事…」罗逸凡边听着教训,边低,瞥见桌上那堆凌。「宋威那老贼已经说了,小涵…确实了一些事,现在虽然人平安,但我们恐怕是想找都找不回了。」关文贤心里一阵苦楚,想到关若涵不知受了甚么折磨,听宋威说从此神无法恢復正常,他就心如刀割。「不可能的,uncle,只要我再努力…」罗逸凡说到一半,只见关文贤摆摆手。「这件事如果连宋威都掌握不了,只怕也已经超我们能追查的范围…eddie,你就听我的吧,我们都知小涵还平安无事,也就…」关文贤说着,突然哽咽着无语。罗逸凡知此刻不适合再说甚么安的话,毕竟这一夜实在过的太不平静了,关若涵的事虽令人愤慨,但事实摆在前,恐怕无能为力;更况且,他只怕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好好面对…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