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痛苦并着快乐(1/1)

    带着心中的疑虑,智熙一早就到医院房外科掛了号,候诊室里满满等诊的人,智熙观察了一,从年轻女到年者都有,大家都是抱着怎么样的心在这里等候看诊的呢?智熙在心里揣测着,手机却时不时的震动,大约都是和工作有关的讯息传

    2个小时过去了,终于叫到她的号,诊间是一位看起来很温和的女医生,医生先帮她诊,医生压了几,眉皱了起来,脸有些凝重。

    「还是先个超音波吧,然后尽快帮你安排穿刺。」

    「是恶瘤吗?」智熙有些张。

    「还不能判断,但是不要担心,先照超音波再穿刺吧,化验结果比较准确。」

    医生的言词说得保守,但智熙的心里却是忐忑,照完超音波,医生面更加凝重,护理师很快的帮她安排了穿刺的时间。

    要离开的时候,护理师代她,穿刺的时候,要请家属陪同。

    「家属?」智熙脑海中越看心越,她关上电脑,开始祈祷自己不要被病名。

    过穿刺后的几天,她像是等着被宣判的受刑人,心上总是压着沉甸甸的大石,她希望赶快知检查结果,又希望不要接到电话,矛盾又纠结的心,搞得她心神不寧,等待被宣判的日异常难熬,虽然她还是有满满的工作在手上理,但,现在的她只希望赶快知宣判的结果。

    三天后,她接到了医院的来电,很不幸的,她确诊了。是癌第二期,医院帮她安排回诊,并订手术时间,要她一定要遵守时间回诊。

    听到宣判的那一刻,她原就霾的心,突然响起了一个霹靂,将她劈成了几,所有心绪都被撕裂了,该何去何从,她本想不清楚,焦虑和忧心将她重重綑绑,她无法集中神,灵魂般的恍惚,满脑海想的都是自己该怎么办?辰辰该怎么办?

    那天晚上她在工作度匯报的会议上,被老闆狠批了一顿:「智熙,你要不要说一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赞助厂商到现在还没找到,合作场地的租约也还没有签回来,上次要你修的宣传策略,到现在还没提来,你最近到底在嘛?有什么困难你要说啊,你都不说,然后卡住,你是要整个团队跟着你dey?」董哥嗓门颇大,一面也不留。

    「对不起,董哥,我会尽快!」

    「有什么困难,你要说啊,我可以找人帮你啊!」

    「没有困难,我会尽快赶上度。」

    智熙的自尊心和倔,容不得她在人前诉苦,纵然她的心与神已经撕裂成一片片,她依旧打起笑脸,假装自己很好。

    夜里辗转反侧,她看着女儿熟睡的脸庞,泪不自觉啪搭啪搭的落在枕上,她轻轻的用手指抚着孩的脸颊,心里有说不的心疼和亏欠,一开始就让她成了没有爸爸的小孩,还自以是的以为自己可以给孩最多的,无奈自己什么承诺都还没到,却又生病了。

    她记得曾经看过这样的一句话,『人生本来就不是生来快乐的,痛苦和快乐是并存的』。她的泪停不来,如果这是老天爷要给她的功课,她愿意修练,但是可不可以多给她一些力量?

    在这些课题之前,她受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人生对她来说真的是痛苦比快乐多,这样的人生课题,对她来说又是公平吗?

    智熙的枕了一大片,她坐了起来,拿起手机,决定再给震昇一次机会,在她人生遇到最大痛苦的时刻,她还是寧愿相信她最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之外,跟她最亲密的人,苏震昇。

    她发了语音讯息,「震昇,我生病了,是癌,医生说周要开刀,接来要化疗,我很怕我没有办法带辰辰了,想跟你商量辰辰该怎么办?你能照顾辰辰吗?」

    这是她第一次对震昇发求救讯号,虽然他们之间只剩偶尔的语音联络,这些年当中,智熙会不定期的发一些辰辰的照片给他,震昇也会不定期的在她帐里打一些育儿费用。

    他们保持联络,但没有太多的联系,智熙寧愿相信是因为双双阻隔在他们中间,她也无意打扰震昇的婚姻,但是,此刻的她是这么的脆弱,她想要有一个肩膀可以倚靠,她也想要放的重担,她也想要找个怀抱可以放声大哭,她也想要有人可以拍拍她,对她说,没关係,一切都会很好的。

    她只是想要有个人可以给她一些支撑去的力量,她只是想知,震昇是不是她心里想要的那个人。

    讯息发去了,她泪汪汪的望着手机发呆,倒卧在被泪一片的枕上,手机静静的伴着她一夜无眠。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