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1/1)

    &&&&像所有天降紫微星那样快速被众人熟知,获得名利,获得地位,获得

    吴止全想起来了,他想起了潘封仪的傲,潘封仪的背影,还有潘封仪对他的冷淡,对这个丽的男人他恨得咬牙切齿,但每每回想潘封仪对他的不理不睬,怨怒的心又被重重撞击,这让他心痛,又让他愉。他又想起了林玉,狂的心如坠冰窖,如果说潘封仪离开他,他会心痛;如果林玉离开他……他不敢想象,如果非要想象,他现在光是在脑中模拟这个场景,心脏就已经骤停。潘封仪是他的养分,灵的缪斯,没有潘封仪,他的园就会枯萎;林玉是他生命的支,生活的光,没有林玉,他的生活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潘封仪对吴止来说是红玫瑰,刺地吴止心千疮百孔,但吴止对于这个伤痛也甘之如饴,即使吴止已经断了想和潘封仪在一起的心思,潘封仪也成了吴止心疤痕上的一朱砂,到死也陪伴着他。但林玉却占据了吴止现在全的心,如果吴止因为潘封仪的冷漠和鄙视难受到想死,林玉则是吴止现在活去的支,吴止就是一条快要死的鱼,林玉则是这条鱼边激涌而上的河。吴止需要林玉,没有林玉他就失去了活去的意义。

    但他差把林玉丢了。

    他看到了林玉跑来找他,他记起自己对林玉的冷淡和拒绝。

    那个时候他只当林玉是私生,态度特别差,因为前一天潘封仪被私生扰,他想教训那个私生却被潘封仪呵斥,他把被潘封仪骂的委屈和怨气都倾倒到无辜的林玉上了。

    他把林玉独自一人扔在他消失的两年,现在林玉还愿意原谅他,吴止看着淌的记忆,暗决心,不会再把林玉丢了。

    ☆、面对

    疼痛如期而至,细小的图针顺着大脑沟壑扎向每一条隙,但吴止即使受到血从脑中向耳朵向鼻腔的错觉,他也不愿意停来。

    慢慢恢复记忆是医生最初的建议,一步一步循序渐是最好的办法,可他已经逃避太久了,十八岁的他逃避了四年,二十二岁的他逃避了两年,二十四岁的他不想再逃了,快速达成效果的痛苦他没料到这么大,但他可以承受。

    每个人都在受苦,每个人都在奋斗,他为什么不可以?

    年少无知时造成的罪过,他带着罪孽,在自己给自己创造的地狱里反省自己,惩罚自己。

    现实世界不过两个小时,一百二十分钟,一普通电影的时,吴止闭上双,回顾了自己那割裂又牵连的六年。

    缓缓睁,他回来了。

    看见吴止熟悉又陌生的神,林玉悟了。

    “你都想起来了?”林玉小心翼翼地问,吴止,从的酸涩蔓延到腔,苔泛着清苦。

    林玉想逃离,却被吴止拦腰抱住,这个男人把埋在他的腹,懊悔的声音从布料里嗡嗡传来:“对不起林林,让你受委屈了。”

    眶瞬间,林玉颤抖地抱住吴止的,像是找到了能替他声张正义的英雄,即使那些痛苦也是这个人给予的。

    “对不起,我不知你当时这么难过。”吴止想起电梯外林玉那茫然又绝望的神,心里充满了愧疚,位置对换一,他怕是当时会拿消防栓把电梯给砸了,“我真的不知当时发生了什么,如果我现在能回到过去,我恨不得打死我自己!”

    林玉没有说话,只是着气抑制咙里那陌生的声音。

    这就是他为什么那么希望吴止能找回过去记忆的理由。

    失忆的吴止已经保证过他不再潘封仪了,这辈的余生吴止承诺都会奉献给他,但拍团综的时候他还是要吴止找机会和潘封仪一组,所以过山车那次他俩被分到一个组也不是巧合,也是为了得知那段失去的记忆。

    吴止一开始还别扭说能不能和他一组,但他却大度地说如果他因为这小事就怒火中烧,也太过分了,毕竟这个主意也是他给吴止的,他也比吴止更想知那段不属于他的时光。

    失忆的恋人委屈地答应了,林玉那会儿却带有一丝看闹的心,如果吴止现在真的是两年前那么依赖他的那个人,如果他恢复了记忆,他会不会因为曾今那么伤害自己而到伤心愧疚,吴止对他有多多在乎多依赖,恢复记忆的时候吴止就会有多痛苦。

    现在他却后悔了,看到吴止这么痛苦的样,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他的冤屈得到了声张,他也向吴止了重重的一刀。

    所以事过后林玉一度对吴止好到让吴止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绝症,不过这是后话,不提。

    这么一折腾到了半夜,钱洪看吴止这满大汗的样于心不忍,于是开:“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明天再去看常?”

    吴止摇了摇:“不,今天去吧。”

    医生也劝吴止:“这么晚人家可能已经休息了,我们也没想到你今天就恢复了全记忆,本来打算就恢复只有关于季常分,但你乎了我们的意料,所以就算为了你自己着想,你也好好休息一晚吧。”

    “不,”吴止摇摇,“我知季老,他如果说今天想见我,他是不会等到明天的。”

    钱洪皱了皱眉:“你怎么就知了?”

    吴止闭上,又很快睁开:“他会一直等去的。”

    来到季常住的郊区别墅后,果然,一楼灯火通明,钱洪一看就知季常大晚上还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他怪异地看了一吴止,然后摁响了门铃。

    被季甜雇来照顾季常的保姆替他们打开了大门,然后带他们了大厅,别墅不大,不过后院绿化得不错,别墅也是很普通的家装修风格,季常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见有人门才抬看过去。

    “你们来了啊,”季常没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晚才来,他用右手握着的拐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吧。”

    医生怕吴止刚恢复记忆发生什么意外就跟着来了,林玉被吴止牵着手带到了这,钱洪导演自己坐在独一份的小沙发上,其他三个人只好坐在沙发上的C位。

    “老季,吴止我给你带到了,”钱洪伸了个懒腰,“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季常看了陌生的医生和林玉,这两人的份他大概听过钱洪说过一嘴,也没放在心上,患上失读症以后他大脑放空了许久,整个人失去了几十年如一日的血,后面越发对所见所闻失去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吴止,估计现在自己还躺在女儿家里养老呢。

    医生不重要,林玉不重要,季常现在还放在心上的只有吴止。

    “我听说你因为觉得对不起我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