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7(1/1)

    &&&&,所以打算退演艺圈?”季常摸了摸手杖上雕刻的兽,一双平静无波地注视着吴止。

    恢复全记忆的吴止也决意执行以往的决定:“是的。”

    “胡闹!”季常用手杖重重地敲击了一地面,大理石砖发快要被木击碎的悲鸣,突然激怒让季常眶都被激红,“你以后不准在说这不负责任的话,你给我回去!”

    “但一切都是我的错!”吴止犟起来八匹都拉不动,“让我能心无芥回去重新拍戏我办不到!”

    “是你伤害了我,我都没要你什么,你自己发什么疯?”季常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备如此的天赋,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如果因为我你放弃了演绎,那我就是千古罪人,我不准你浪费你的天分,你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你就给我乖乖回去演戏!”

    “我以为,我以后再也不演戏了你才会宽。”吴止像个错事的小孩,“这两年我本不应该参演电影,是我不小心失忆了才再圈的,如果你是因为这个才讽刺我,我受着,毕竟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季常一次和吴止说话有对弹琴的觉,“如果我说的话都是讽刺你,《为我而战》获奖的庆功宴我就不会席,我那会儿也不会现在你面前,你获奖是应该的,凭你的演技获此殊荣理所当然,我当时对你的祝福也是发自心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可是我都害你得了失读症,你怎么可能不怨我,你怎么可能真心说‘希望你再接再厉,再创辉煌,成为中国影史的骄傲,成为国际上最闪耀的那颗星’?你那么演戏,就拿我们合作那会儿来讲,所有危险戏你都亲自上,十三页的台词你为了不落度熬夜背完,你尽职尽责对演戏充满无比的,有时候和你对戏我都会被你对演戏认真的态度吓到,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对演戏的投都多。”吴止想到自己成为普通人的四年,对季常的愧疚像涨一样来的又快又猛,“你对演戏的天赋和完全不成对比,不是因为你的天赋不,而是你对演戏的太过烈,一个普通人对能达到像你这样的度除却极的天赋以后只有了。你应该听钱导说了我这些年的经历吧,正是因为经历了那四年,我才更加了解你有多不容易,你对演戏比我想的还要,而也是我,把对演戏如此如此奉献的你给毁了!你怎么可能不怨我,你怎么可能不恨我,你怎么可能会彻底原谅我?不过我不怪你,这都是我罪有应得,年少无知并不是我能逃脱罪行的理由,我已经决定了,既然我把你毁了,我也要把我自己毁了,这才是我能给你最大的补偿!”

    “你混账!”季气得站了起来,扬起手杖就要向吴止打去,吴止意识想躲,但刚离开沙发面又自己坐,这一,他不能躲。林玉比他吴止更快,手杖刚被季常举起,他就扑到了吴止上,闭打算替吴止挨上这一

    季常颤抖着手,浑发抖,在钱洪的极力阻止又重重坐回了沙发,喝了好几医生给倒的茶才平复心来。

    “吴止,你到底怎么样才相信我原谅了你?”季常站起,拄着拐杖瞪着吴止。

    吴止也不敢坐着,站起看向季常,发现自己有些俯视对方,温顺地低,但语气却毋庸置疑:“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谎言。”

    季常好几次才再度恢复平静:“你为什么就是认定我说的话都是假的,我看上去像是会说谎的人吗?”

    吴止扭撇撇嘴:“钱导那么喜我,他一直都不同意我退演艺圈,何况他和你关系还那么好,你肯定是因为钱导的原因才昧着良心说原谅我的。”

    “不,你错了。”一直在对话里寡言少语的钱洪开了,“一开始就决反对你退演艺圈的不是我,是季常。”

    ☆、常

    “如果你们不赶时间,就听我讲一个故事吧。”季常人老了,但没镜,年轻时候看剧本过度造成的近视被年老的老扯平,现在的季常视力比年轻人都要好,他撇了一吴止,因为几年前饰演一名年老的京剧角儿而特意练的睛有神到让吴止怀疑前的老人其实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假扮的,但神却沉淀着只有辈经过时间淬炼才独有的东西,这还是季老没错。

    看见季常拄着拐杖缓缓坐,吴止才弯腰坐

    “这得从我小学说起……”季常不愧是拍一通一个技能的传奇老演员,年轻时候一《播音员》火遍大江南北,从此季常说话都带有播音腔,中所言都像是在你耳边娓娓来一段边的故事。

    小时候的颠沛离让季常没能上一个朋友,甚至会因为新来格格不而受到嘲笑和排挤,父亲只是一个跟着商家到跑的小工,只有每个月才有短短两天时间回家给母亲送生活费和带着季常去电影院娱乐,小县城的娱乐太过匮乏,唯一档且能三个人在一起的场所只有这了。

    母亲因为要带他,不敢找正常的工作,只是接了季常上学期间去别人家打扫的工作,小县城的人际关系网密密麻麻,母亲也去过好几个同学家饭打扫洗衣,这些人觉季常天生就低他们一等,新来的季常也打过架骂过人,但都在母亲边哭边打中慢慢磨平了自己的棱角,他也能心平气和地在厕所里找到自己的饭盒,在池塘里捞自己的书包,母亲一个人带他不容易,他可不能发脾气,父亲不在边,没有人帮他和母亲,他要忍。

    电影院里父亲一般会买角落里的位置,黑暗里和母亲你侬我侬的时候,季常就一个人静静欣赏起大幕布上的影画。

    电影里的小孩真幸福,有朋友,有一直陪伴他的家人,吃的是肯德基,喝的是可乐,季常的零用钱一个月只买得起两炸串一个烧饼,父亲说男孩要穷养,不然以后没息,乖儿只有听话的份。

    乖小孩乖了十八年,考完那天晚上父亲为了犒劳他带他去看了最新的电影,他看着这国青片,画质糟糕,应该是电影院老板盗印的,但男主向父母摔手机的动作却摔到了自己的心里:“我的人生我要自己作主,我已经成年了,我要去追求我真正喜的东西,我不会继承你的公司的。爸爸,妈妈,再见!”

    父母早已把自己的未来规划好了,父亲跟着老板天南海北闯了这么久,不想自己的儿也这么奔波,所以他想让季常当个数学老师,因为季常中当了三年的数学课代表,母亲看隔会计赚的钱不少,也希望季常如果考不上师范就去当会计。

    这次不是唯一一次季常起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