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8(1/1)

    &&&&了叛逆的心,却是他第一次付诸行动。

    他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他被录取了。

    他瞒着父母孤一人来到北京,坐了几十个小时的座却不到疲惫,别人都是家人朋友陪同来面试,就他一个人背着一个书包穿着一校服来到面试的教室,他要赶在所有人注意到他消失之前再回去,所以时间特别宝贵,能省就省。

    季常是有天赋的,他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电影,看着演员的神,模仿他们的动作,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因为看过太多次,他竟无师自通知哪些动作会更好地表达,用不同的腔调不同的语气不同的停顿会让一句台词有不同的义,他还在房间里对着镜模仿在路上看到的路人,不同份的人相同的表或动作也有不同的意思,不同境的人也有他们特有的小动作和小神,季常平时的好除了一遍又一遍看电影之外还有自己写个小剧场啥的然后一人分好几角,这些都是电影学院以后要教他们的课程,季常竟然误打误撞提前预习了,所以面试老师完考题后季常的表现让老师们前一亮。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季常准备了十几年,他抓住了大学里所有的机会,所以当父母知他远赴北京不是去师范也不是去理学而是去学表演这事的时候,是中央一播着季常饰演其中从国留学归来的技术人员男二。季常从小就在中国小县城大,国只存在影视中,但他外形好,知有戏选角会着重选好外表以后,季常对于改不了的脸就尽量净,能控制的型就每天十公里跑外加一百个俯卧撑,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与众不同,他还买了女的束腰来提醒自己要直腰板,老师在课堂上讲过能养人,所以他零吃的极少,三餐也是营养均衡荤素搭,半年不到,季常整个人焕然一新,在一众新人里看上去气质超群,很快就被各大剧组看中,抛去橄榄枝。

    外形不差,演戏,会抓机遇,也有天赋,更会努力,季常的演艺路可算是顺风顺,但这也和他一心扑在演戏上有关。同期也不是没有比他受迎的演员,也不是没有演技压他一筹的同辈,但他们往往被演艺圈的五光十,为了钱、为了、为了权、为了,只有季常心扑在演戏上,他能因为一好剧本而零片酬演,他能因为导演觉得能更好展现角而真的去考了赛车手证,妻因为他分给自己时间太少而和他分居,女儿误会母亲婚轨而选择和父亲一起,等季甜真的知母亲忍不了寂寞和他人一起是因为父亲的冷暴力后也哭过闹过,但最终败在父亲对演戏烈的奉献中,也慢慢接受了把全奉献给演戏的父亲,逐渐引以为豪。

    本来季常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也会在去世的最后一刻待在片场,他人的奉承和对演戏的自信,让他觉得自己所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直到他遇上了吴止。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天才。

    原来真的有人能不费灰之力就吃透剧本。

    原来真的有演员可以把自己完全变成剧本里的人。

    原来真的存在让人一戏的演技。

    吴止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季都仰断了,都等不到攀上峰的一刻。

    季常开始怀疑自己,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真的值得吗?

    他永远不到把自己碎,一一寸去贴合角,他永远不能像吴止那样,给人带来那震慑力,他演了一辈的戏,却比不过吴止演的这一

    吴止的话是最后一稻草,本就绷成丝的那弦,终于断了。

    季常呆坐在病床上,看着手里薄薄的一张纸,怎么都看不懂。这张纸上语法主谓语颠倒,文字缺撇少捺,好不容易觉理顺了句,但文字飘在前就是不去脑

    怎么回事?

    他把纸递给女儿,给她指这张纸上的错误,怎料女儿越听越吃惊,最后竟然直接扔他跑门去。

    女儿一向很乖,除了发现自己冷暴力她的妈妈外和自己大闹过一场后就没有过格的表现,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被女儿带来的医生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又把自己推到各里扫了又扫,医生坐在他面前沉重地说:“很抱歉,季先生,您患的是失读症,也不知您是受了什么刺激,已经影响到大脑层,这个损伤是不可逆的,您以后可能再也看不了文字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理由息影,但已经被吴止打击到重塑三观的季常已经无所谓了,望着哭着对自己说“您难受您就哭来吧,别憋在心里让自己难受”的女儿,他也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背,摇了摇

    在女儿的陪伴他度过了六年的闲暇时光,他学着像普通老那样去公园打太极遛鸟,也报了老年旅游团去和一群老老太太在景拍照合影,工作太忙老年得女的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在她上,所以趁这次假期他为女儿饭带小狗,旅游回来还会给她带大包小包吃的和纪念品。

    他的晚年本可以这样平淡度过,但在电视上看到吴止那张熟悉的脸以后,他突然就摁不动遥控钮了。

    怕老爸景生的季甜没给季常看过任何电影,季常也知最近几年没啥好电影来所以也无所谓,每天就看看电视,今天看看南非荒野的动,明天看看农村养的猪,中间再看看人类挑战极限跑个步

    《公平易》吴止民国扮相一来季常戏了,这衣服,这举止,就是民国画里走来的公嘛。

    他接到了许久未联系的钱洪电话,得知他和吴止主演的电影《为我而战》围了嘎哈电影节,他拒绝了席电影节的邀约,那天是季甜带男朋友回家的日,他不想缺席,但在好友的劝说他还是应了国庆功宴的约。

    看到被人围着觥筹错的吴止,季常险些落泪,他到底还是羡慕,羡慕吴止的天赋,嫉妒他的实力,这些都是他念而不可求的东西,都是他奉献一生都得不到的珍宝。

    嫉妒是来自弱者无力的控诉,他最多也只能到嫉妒而已。

    他走上前,举起酒杯,对吴止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他到不了的远方,他希望吴止能达到,他没那么大脸说想让吴止替他达到,他演了这么多年的戏,还是真诚希望中国电影能再多品。

    他回到宾馆,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搭乘晚上的航班回家,可早上醒来就被手机和电视里的新闻轰炸。

    看到吴止再一次的退圈行为,再加上其他人给他发来吴止失联的消息,季比脑快,拿上钥匙外都没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