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gong中少年(1/2)

    东风夜放千树,更落、星如雨。宝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山河聚,九朝共卓州,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市列珠玑,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十里荷。羌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牙。乘醉听萧鼓,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两首诗词,尽了九朝古都卓城的繁华。

    卓城是当今大甘王朝都城,五府三十三州中最为富饶的卓州首城,北临昆江,东倚官山和索,为中府一十七州的中心。卓城邻的昆江是甘朝最大的河,源起西府狄州昆吾山,自西向东横贯了整个甘朝。卓城随一千两百里,就到了甘朝另一州折州,在这里昆江的最大的支折江在折镇岸汇了昆江,奔腾千里,在福州东海。

    自甘朝太祖李夏拥兵而起,灭残商,定都卓城,自号甘太祖,这座城池的城门悬甘朝王旗已近两百年,而卓城中更是侍奉了十三位皇帝,现今正是第十三代帝君李承德继位,国号万隆。

    缘起万隆历六年。

    皇里,朝经殿。

    书声朗朗,读的是一篇平国策论民心的文章。殿中轻烟袅袅,有松、旃檀、沉香的味,悠然自在,闻起来神清气,如同大梦觉晓一般。

    堂中坐着几个书童,年岁不尽相同,大者不过十五六岁,小者最多不过十岁,衣着尽显华贵,俱是大甘的王皇孙。

    殿上首设有一座师位,堂有案桌九张,每张桌案前皆有三两孩童端坐,另有中侍从俯候在一旁,研墨递纸。

    右侧窗角边上,一个清秀孩童静静的看着桌上的平国策,恬静安宁,是当朝太保淳亲王李承烨之李落。同桌是一个年岁相若的王府公,难掩一脸的好奇,不时张望着朝经殿外,殿外若有人走过,就捺不住的伸探望,似是来皇中次数不多。

    殿中尽是大甘皇王孙,不过太不在其中,一国储君,自然是有帝君格外重,另有旁人教导。余虽说也是份尊贵,不过多少还是要差上些许,只怕也是不愿有德才胜过太的人。

    朝经殿的老师都是大甘太学府和大学院中萃的学士,各有所,择时为诸位皇授课。

    除了李落和一众皇外,朝廷中也有王府侯爷、将相重臣将幼中,或得天赐恩添为众皇伴读,一来可以听听大甘翘楚的才渊博之师传解惑,二来也能和这些日后左右大甘朝政的王爷公早些打打,留些面以待日后相见。

    李落旁的孩童便是如此,是卓城瑜王府瑜王爷的孙,也不知费了多少心思,这才在朝经殿里谋了一席之地,不过只怕不了多久,这位该是换成别人了。

    莫要小瞧了这个时候正卑躬屈膝的侍女太监,换一张位,只怕少不了千两白银打

    小小一座朝经殿,时常有生面孔,与谁同坐一桌,自然也要上不要的心思和银。与中皇不同,这些外来人少有争权夺,却是讨好附势多些,若非有意,决计不会展锋芒。

    淳亲王受,权倾朝野,每月李落会到中和诸皇一起读书一段时日,李落天资不凡,文治武功在众皇中首屈一指,皇太后对这个皇孙很是疼,万隆皇帝对李落也喜非常,不顾后众人反对,年岁给了他一个九皇的称号,视如己

    李落得,虽是淳亲王府世,衣住行却与中皇一般无二,或有过之而无不及,兼之才学甚有可取之,万隆帝常常用来比对数落中几位皇,众皇当面敢怒不敢言,只是背过万隆帝却少不了冷嘲讽,好在淳亲王权势滔天,李落也是随和,没有生什么事端。

    说李落有太后,外有淳亲王,该是有人奉迎。不过朝经殿里,除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富贵公偶尔会与李落同一桌外,但凡有权势之家极少能与李落相一段时日。

    课余。

    九桌最正中一张桌上的皇走向李落,后跟了三五伴读,引人注目。殿中众人皆都翘首相望,饶有兴致又似有些幸灾乐祸般瞧着李落和李落旁的瑜王孙。

    “你叫什么名字?”这位皇不客气的喝问

    瑜王孙吓的呆了一呆,在王府中原也是被视如珍宝一般,只可惜到了里,满堂学没有一个差过自己的,突然见到一个皇言询问,唯唯诺诺,半天说不话来。

    “没规矩,四殿问你话呢。”一旁的少年大声喝

    殿中的太学府学士早早躲到殿外去了,假装不曾看见,免得引火烧

    “四,四殿,我是……”瑜王孙还不等说完,便被皇打断,脸颇是不善,喝:“什么四四?语无次!”

    瑜王孙惊了一冷汗,急忙一揖到地,惊恐:“愚弟只是刚刚见到四殿,心中惊慌,请四殿降罪。”

    四皇冷冷的哼了一声,珠微转,不知在盘算什么。瑜王孙求助般看了李落一,李落无奈一笑,和声一礼:“四哥,他也不是有意的,四哥大人有大量,这次就饶过他吧。”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