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gong中少年(2/2)

    堂上的学士战战兢兢的授完这一篇论民心便匆匆离开了朝经殿,似是逃命一般。殿中众人歇息片刻,接着是教授中礼仪,授业的先生呆板恭敬,李落觉得很是无趣乏味,颇有些闷气,偷了个空了朝经殿。

    李玄郢笑:“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罢了,也没打算真个叫他喝去。”

    就在这时,殿门传来一声清朗斥责之声:“好好一个学堂,修的是圣贤治国之书,吵吵闹闹,和市井之徒有什么分别,成何统!”

    “哼,既然玄楼说了不是有意,那就算是你无心。”

    “先不忙言谢。”四皇手一摆,神转冷,“首次来朝经殿的都要将桌上笔砚中的墨净,墨,岂不是辱了朝经殿的名声,谁叫你旁边坐了这么一个大甘奇才,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李玄奕哼了一声,看着李落,和声说:“玄楼也是一样,父皇和太后对你期许甚,行事要端正,方能不负了圣上恩。”

    “我教训他有你说话的份么,不是我李家的弟还不见得能来这朝经殿,既然你如此仁义,玄楼,不如你替他喝了这些墨。”四皇来,将笔砚重重的砸在桌上,溅几滴墨,污了一卷平国策。

    “知错就好。”李玄奕扫了李落桌上一,淡淡说,“若是喝些墨就能成大才,天还用得着寒窗苦读么?无稽之谈。”

    李玄奕满意的,步殿中,随意取过几个幼弟的功课看了几,有褒奖亦有责备,确是有几分太之风。四皇李玄郢见太不再看向李落,脸猛然一沉,狠狠的瞪了李落一,转离去。后几人意兴索然,各自回桌坐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古来文人博学都讲究个满腹经纶,成章,我朝经殿的,怎么也要是个学富五车之才,你说对不对?”

    四皇一惊,连忙说:“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不过你是初来,还不知朝经殿的规矩。”四皇慢条斯理的说

    李落一怔,抬看着四皇,喃喃低语:“四哥是真要我喝了这些墨?”

    殿门站着几人,远远凝望着李落和四皇二人,当先一人面容英朗俊逸,颇显威严,正是大甘太李玄奕,旁两人,一人是三皇李玄旭,另一个竟是当朝太师之,皆是卓城中呼风唤雨的人

    三皇李玄旭走到李落边,拿起李落桌上的平国策扫了几,随即抛在桌上,低声冷淡说:“淳亲王府里可是没有教书先生么?”

    “你也觉得是这样?”四皇怪异笑

    “是,玄郢知错了。”

    李落心生恻隐,虽猜到四皇此举是向着自己多些,也禁不住言相劝:“四哥,他是瑜王孙,也是我们李家族人,四哥就不要为难他了。”

    “九殿中有万卷书,想来也不多了这笔墨。”四皇侧一人嘻嘻笑

    四皇淡淡的哦了一声,后几人见李落言求,都不再多说什么,不过也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围着李落和瑜王孙二人。

    “是。”众人齐声应

    李落垂首不语,李玄旭冷漠一笑,扬而去。瑜王孙急忙坐,噤若寒蝉,目不斜视,就是李落也不愿多看一。李落暗叹一声,怅然无语。

    “对,对,四殿说的是。”

    “父皇命我对你们严加束,空过来一趟就瞧见这等事,玄郢,你三哥不在时,你即是为,行事要有表率,听到没有?”

    李落眉暗暗一皱,太话音刚落,便见殿中几人中闪过不忿恼怒之意,却也不能不应言,恭敬一礼:“谨遵大哥教诲。”

    瑜王孙缩了缩脖。四皇哈哈大笑起来,后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瑜王孙不明所以,也只好笑着,只是笑容之中却有些苦涩不安的意味。

    众人回望去,座闹的几人连忙起,恭敬一礼:“太殿,大哥,你来了。”

    “成章,腹中就得有墨才行。”

    “好了,你们都好好读书,多听先生授业,不可无事生非。”

    四皇嘴角一动,心中知倘若真个迫李落太甚,只怕万隆帝和太后哪里都讨不了好果吃,不过骑虎难,也不愿弱了声势,冷冷的看着李落,默然不语。

    “谢四殿,谢四殿。”瑜王激涕零,连声称谢。

    “什么规矩?还请四殿明示。”瑜王孙赔笑

    “对,对。”

    四皇旁几人皆都纵声大笑起来,推波助澜,大声起哄。瑜王孙脸骤然通红,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只是前之人是大甘天,不是自己这个没落王府的嗣能比得上的,忍着一气,小小的一张脸阵青阵白,却又只能忍气吞声。

    “你旁坐的可是我大甘皇族中少有的天纵之才,九弟的才华就是父皇也赞不绝,你不能弱了玄楼的名。”

    瑜王孙看了李落一,应声:“我会多向九殿请教,多谢四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