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分tou行动(1/1)

    说完微微一顿,,“龙象营,大将军可是碰见他了?”

    “嗯。”

    朱智睛一亮,轻声问:“不知这个人怎么样?”

    “外弛张,颇有章法,营将士用心,该算是一员良将。”

    “原来如此,不知日后有没有机会领教一番。”朱智笑

    周放言问:“王爷所说可是龙象营主帅木归?”

    “正是此人,周兄认得他?”

    周放笑:“还真见过他一面,是在卓城的时候。

    此人城府颇,武功也不弱,据说落冠时从军,但十六岁之前的来历却极为隐秘,知的人很少。”

    李落淡淡一笑:“嗯,算了,不去他,戍边将领小心些是应该的,不要被他看破行迹就好。这次你们关可有听到或是见到什么?”

    “大将军,我等和周大侠兵分三路,去了几关外暗商之地查访,见到的听到的都没有什么异常,蒙厥那边也有人收到开通商阜的消息。

    这些日行商不少,不过路上的盗也不少,听说几个势力颇大的贼人手都在这条没。

    大甘蒙厥两方看似平静,只是有些山雨来风满楼的迹象。”

    “哦,此话怎讲?”

    朱智和周放相视一,周放低声说:“我们猜测商阜开通之初,这些贼一定会借机劫掠一番,恐怕到时候会有别有用心之辈在背后兴风作浪也不一定。”

    李落:“一定会有人不想看见大甘和蒙厥通商,免不了兴风作浪。

    不过最要的是蒙厥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如果他们真想与大甘通商,这些贼纵然逍遥一时,终究不是心腹大患,怕只怕蒙厥的心思难辨,而这商阜开通一事也是借骨雅使者的来的,没有见到蒙厥之前,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末将明白,末将打算这次走的再远些,打探打探蒙厥的动向,如果有什么风草动,朝廷也好能先发制人。”

    李落沉片刻,沉声应:“好,不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倘若有变,先回来再说。”

    “大将军放心,我们一定小心行事,只是大将军一个人留在这里,末将怕什么变故。”

    李落展颜笑:“我更不必心,军已有人到了。”

    “啊。”朱智脸一喜,这个时候能悄无声息的潜店的,牧天狼除了天地支这神秘暗外没有其他人了。

    天地支是李落和沈向东为了巡检一事特地设的暗营,在牧天狼也极为神秘,除了李落和沈向东外,就只有云无雁知晓个详,朱智也只是听说,但从没有见过天地支的任何一人。

    传闻天地支能人异士不知凡几,无一不是负绝艺的手,名没有天狼骑大,但实力怕是不弱于天狼骑。

    李落数次只犯险,虽说有惊无险,但总归让沈向东和云无雁放心不

    这次李落奉旨暗前往掖凉州,沈向东从殷莫淮得到消息,自然不敢怠慢,与云无雁商议一番,各遣麾地支一军尾随李落悄悄潜店,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李落察觉到龙象营明暗有别的监视自己的将士,但如果不是牧天狼暗手传来消息,只怕一时三刻绝难发现此刻的歇店另有一方人

    周放见朱智面,似乎一也不担心有人对李落不利,不禁有些好奇,不知李落所说的军来人是什么人,不过此乃营机密,周放虽是好奇,却也没有言询问。

    “大将军,那我们还是趁夜离开歇店,这次关时间要久些,大将军可有军令示?”

    李落微一思量,轻声说:“此次关未必一定要找到蒙厥边军动向,朱智,你可去秀同城走一遭。

    兵未动,粮草先行,秀同城是这次大甘和蒙厥通商的要地,枢密院已布耳目,定北军自然也不会甘为人后,至于蒙厥的探更不用多说,蛛丝迹尽在此城当。

    大甘与蒙厥通商的是非祸福,秀同城必然是第一个角逐之所。”

    “末将明白,今夜这就动赶赴秀同城,事无遗,报与大将军知晓。”

    “你们千万当心,朝廷使者一旦到达一川,我便也即刻启程去往秀同城,如果没什么变故,咱们秀同城再见。”

    朱智沉声应,蒙厥和大甘两国之间的风云变化,看来就是从秀同城开始了。

    “周兄。”

    “王爷有什么吩咐?”

    李落凑到周放耳边低语几句,周放神数变,了一气,脸有些晴不定,低声问:“这样可好?”

    “非常时期,当用非常之法,周兄再到歇店时自会有人接应的。”

    “这,有些危险啊。”周放还自有些踌躇不定,皱眉说

    李落和颜一笑:“不妨事,只要局势足够就能掩人耳目,一旦各方势力纠缠来,蒙厥背后的盘算就藏不住了。”

    周放想了想,一咬牙,断然喝:“好,那在就舍命陪君了。”

    三人议定,朱智和周放图分行动,李落叮嘱一句,此刻除了各方势力之外,还要小心莫要让大甘守将勘破行踪。

    朱智和周放闪离开了柴房,没当,前后不过是盏茶工夫,几人又再分扬镳。

    随后几天,李落和往常一样,白天教沫儿读书,晚上收拢各传回的消息,静静等待大甘使团到来。

    素娘有些好奇,问了几次为什么还不见朱智几人回来,李落不得已也换上一副忧虑神,猜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故。

    大甘与蒙厥通商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一川,这里一闹了来,小小一个歇店人来人往,三教九比比皆是。李落暗自咋,幸亏是来的早些,若不然只怕连一间柴房都找不到。

    这日,李落用过早饭,看似无所事事的待在素娘的茶棚里打着哈欠,一双睛不离歇店这条唯一的街,留意街上行人。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