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再见青桑(1/1)

    生面孔多了许多,连带的素娘的茶棚也有了些生意。

    这些江湖豪客手甚是阔绰,素娘眉开笑,没少挣银,或许是和李落熟了,不时指示李落那,一也不见外。

    自然也有人对李落和素娘这样一人家颇是怀疑,孤儿寡母,偏生还有一个少年郎,暗盯着李落的目光又多了几

    李落恐人多杂坏事,私请素娘帮忙遮掩一二,就说是素娘远方的亲戚。

    素娘不甚在意,随,省却了不少闲事。

    天尚早,茶棚里还没有什么生意,也是素娘的茶棚太过寒酸,不少行人宁可窝在自家帐篷里品茶饮酒也不愿到这里来喝西北风。

    左右无事,李落桌椅上的灰尘,突然手微微一顿,侧扫了一,低没有多看。

    “嘻嘻,碰见认识的人了?”素娘扬着脖,探探脑的张望来。

    李落了一凉气,素娘看似没心没肺,睛倒贼的很,相来,李落心里不由自主的把素娘换成了扮猪吃老虎的模样,只怕这个村妇也不甚简单。

    街对面,一个颇显华丽的车停在旁,车外站着不少人,有老有少,步履有力,双目开合生电,竟都是藏不手。

    而这其最引人注目的是车的主人,一个穿锦衣大裘的艳丽女,不时和边人低说着什么,双目,似乎能将北府的风沙化成

    蜂后青桑,这个大甘商的奇异女竟然也来到了一川。

    素娘冒金光,聚会神的盯着青桑,末了竟然上前几步,靠在茶棚的木上一瞬不瞬的打量青桑来,啧啧有声:“好漂亮的衣服呀。”

    李落无奈的摇了摇,女人的心思果然难懂的很。

    瞧着素娘的神,险些就要用目光把青桑上穿着的锦衣大裘给剥来。

    素娘这般肆无忌惮的张望已然引了青桑几人的注意,侧一个风洒脱的男惊讶的回望了素娘几

    温颜一笑,回向青桑说了几句,青桑也向素娘这侧望了过来,神微微有些好奇,不知这个模样难看的村妇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素娘依旧不知收敛,评品足的说了来,夹杂着几声自艾自怜,连连叹息,只怨自己没生在好人家。

    李落暗叹一声,这个素娘当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般赤的瞧着人家姑娘,大约也是要引对面众人的注意,而试探试探李落是否与这些人相识。

    果然,青桑收回目光,车,和俊朗男向素娘的茶棚走了过来。

    素娘笑的睛都弯了来,:“快,来生意啦。”

    李落苦笑无语,也不知该说素娘没心没肺,还是说她猾胜过狐狸。

    青桑走到茶棚前,还不等说话,素娘便声唤:“客官,里边坐,愣着嘛,上茶呀。”最后这一句却是冲着李落嚷嚷。

    李落哑然失笑,依着素娘吩咐沏了两杯茶。

    这几日素娘赚了些银,终于舍得买了茶叶,不是李落当日来的时候那么寒酸。

    青桑了茶棚,目一转,打量了素娘和李落一,不知何故青桑总觉得前少年郎有些熟,但细细打量时又很面生,莫非是在哪里见过一面。

    素娘的睛就没离开过青桑的锦衣华服,模样儿极是不堪,差不多到了垂涎三尺的地步。

    青桑温颜一笑,柔声说:“这位好。”

    “嘿嘿,好,都好,妹妹这件衣裳真好看。”素娘竟也不知什么叫客,青桑刚说了一句,她便厚颜应了来,贼兮兮的瞧着青桑上的衣服。

    青桑掩一笑,:“若是喜,不如我送给你好了。”

    素娘睛一亮,又叹了一:“好看是好看,不过叫我穿就糟蹋了,每天灰土脸的,哪有时候穿这样的衣服啊,还是妹妹穿着好看,跟个仙女似的。”

    说完回瞅了李落一,叱,“茶倒好了没有,笨手笨脚的。”

    “这位是?”

    “我远家的亲戚,算是我堂弟,在我这里蹭吃蹭喝,还好吃懒,偏偏心比天,要京考功名。

    我可告诉你,这些天勤快,等攒给你凑些盘缠,万一真考上功名了你得给我也买一件这样的衣服,听到没有?”素娘呵斥

    李落摸了摸鼻尖,无语一叹,

    青桑饶有兴趣的望着李落,还在思索过往所见之人,不过前村妇的呵斥,一时间很难让青桑将前寻常的清秀少年和当年纵横西域的李落联系在一。

    青桑和旁男坐了来,这名男也是李落相识之人,正是当年在去西戎的路上时遇见蜂后商队的护卫手徐残歌,只是不知行将就木的祝行帆可还安好。

    青桑伸玉手,轻轻端茶杯,浅浅抿了一,便放在桌上没有再碰,显然这茶差的太远了。

    李落怔怔看着青桑和徐残歌,多年不见,丽人依旧,只是角不着痕迹的一丝疲倦,这些年奔波外,或许艳冠西域的蜂后青桑也很觉得有些倦了吧。

    猛然回首,西府的人和事仿佛都在梦一般,很久了,李落也没有再回去狄州看看,鹰愁峡可还是原来的模样,祖山孤峰上的人是否还伴着青灯,寂寞冷清。

    “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姑娘么?”素娘瞪了李落一,一脸的不耐烦,却不着痕迹的解了李落脸上的异样。

    李落轻咳一声,掩去脸上的尴尬,垂首不语。

    正在这时,沫儿突然从里屋跑了来,看见自家茶棚突然多了一个艳动人的大,呆了呆。

    不过孩童心天真纯澈,只觉得这个女很好看,瞧了几也就不再在意,走到李落前脆声说:“先生,咱们读书么?”

    李落一怔,这一声先生叫的有些突兀,徐残歌芒一闪,静静的望着李落。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